生命豆祭海報.jpg  

 

愛情聖火已經點燃

祈福、種植生命豆、成年禮、鄒族婚禮

體驗高海拔的心跳與心動

四人相約即刻成行

啟動生命之光、向愛出發

 

如果是在聽過生命豆的故事之後,這段文案我應該一個字也寫不出來。 

在故事之前我知道的生命豆祭,簡單的說就是阿里山上鄒族的集體婚禮,熱情山地歌舞、鄒族傳統婚禮儀式還有象徵生生不息的生命豆。反正就是當作去高山上參加一場原鄉原味的婚禮,說有多歡樂就有多歡樂,要多幸福就能多幸福。

  

 

這是2006年生命豆祭的報導,像所有歡樂的鄒族慶典一樣。

 

寫文案之前,我常常會有一些很異想的假設,當然這些假設常常都很脫離行銷目的的。從鄒這個廣告諧音聯想出發,那時候我對百貨公司週年慶,那種接近朝聖的人潮,很不可思議,我常想如果在最高海拔的山上,也開一間百貨公司,這百貨公司瓣週年慶的時候會是怎樣的景況。像這樣的生命豆祭的鄒族慶典也許也可以像百貨公司的週年慶,只是他們販賣的是愛跟幸福還有信仰。

 

 

2379091-958602.jpg 

 生命豆開的紫色小花          記者林弘斌/攝影

 

好了講完了我這些太過天馬行空的文案假設,現在回過頭來說我剛剛要說的有關生命豆的悲傷故事。

生命豆鄒語叫fo'na,長得有些像皇帝豆,很容易生養,不需要怎麼照料在貧瘠的土壤也能開花結果,鄒人經常用來做肉類烹調使用,所以又叫肉豆也叫鵲豆。

生命豆祭從來不是鄒族的傳統慶典,是為了拼觀光包裝出來的現代儀式,而其實生命豆背後是一個悲慘事件。

大概17、18世紀的時候,特富野有一個極度暴虐的頭目,崇尚暴力格鬥,經常奇思異想巧立名目以各種方式來訓練鄒族男子的格鬥能耐,有一次居然拖光年輕女子的衣服,把fo'na放在女子的陰部,要這些格鬥的勇士以陽具拂去那些女子因布上的fo'na,藉此考驗這些勇士是否具備抗拒色誘的能耐,而那些受辱的女子因而羞憤自盡,因這次事件了結生命的女子,有的長老說僅有一名,有的說有五個姐妹,確切人數有多少已不可考。

生命豆祭停停辦辦好些年,fo'na這個字眼對一些鄒人仍是不可碰觸的傷疤,我不知道現在這種充滿幸福感的傳統婚禮,算不算是面對歷史的健康態度,還是又再次對鄒族歷史的二次傷害。

從黑暗走來的光亮,不是埋掉黑暗就可以盡情天真的綻放光芒,面對種種不能釋懷的過去,也許他們跟我一樣等待的,只是一句簡單的"對不起"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王子MAN 的頭像
王子MAN

文案當飯吃

王子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